#“想走?”

纪海洋果然冷笑一声,接着便拎起桌上花瓶,狠狠地砸向了陈天龙的脑袋。

“小心!”

纪秋水瞳孔一缩,可接着……

“砰!”

她甚至没看清陈天龙做了什么,纪海洋便倒飞了出去!

其他几个纪家后人吓了一大跳,纷纷咽了口唾沫,向后缩了缩。

都是温室里的花朵,让他们仗势欺人没问题,可真遇到硬茬,一个比一个怂。

眼看陈天龙抱着妞妞,傲然离开,纪秋水愣了愣,也快步跟了上去。

等到陈天龙三人开车离去,纪海洋这才被搀扶起来,脸上堆满了怨毒和愤怒!

“该死的贱人!贱种!”

纪海洋怒喝道:“老子要让你们一家都万劫不复!”

……

当陈天龙一家三口回到家的时候,刘桂兰已经做好了午饭。

订婚宴没吃成,午饭只能自己解决了。

“妞妞过来吃饭了。”

刘桂兰一把将妞妞从陈天龙怀中夺了过来,抱到餐桌旁坐下,然后不屑地瞥了陈天龙一眼。

“我家可没准备外人的饭菜碗筷。”

妞妞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,然后拿起自己的筷子,无比认真地道:

“爸爸吃饭,爸爸用妞妞的筷子。”

见状,陈天龙只觉心都化了,愧疚与怜爱之情油然而生。

纪秋水更是叹了口气,道:“妈,我也很生他的气……但,妞妞不能没有爸爸啊。这几年来,我倒是无所谓,可妞妞受了多少委屈?学校里的同学们都骂她是没爹的野孩子!”

刘桂兰冷笑道:“那你就再给她找一个爸爸!总之我绝不承认这废物是我女婿!”

“妈!”

“叮叮叮……”

纪秋水还要再说些什么,忽如其来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纪秋水只能暂时将话咽下去,接通电话道:“王秘书,怎么了?”

“什么!”

忽然,纪秋水浑身一震,面色剧变!

纪峰皱了皱眉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纪秋水怔怔地道:“纪海洋和纪海柔,带着银行经理来咱们公司门前催债,还带来了南阳广告的负责人,要和咱们公司解约!”

“什么!”

听到这话,纪峰和刘桂兰的身子一下弹了起来!

自从被赶出纪家之后,他们一家都靠纪秋水经营的广告公司过活。

而这广告公司将近一半的利润,都是从南阳广告赚的。

如果南阳广告和李氏集团解约,纪秋水的公司将受到重创!

而且,虽然纪秋水的创业贷款还没有到期,但银行经理这么一闹,所有人都知道纪秋水的公司缺流动资金,谁还敢再和她公司合作?

“纪海洋真是太过分了!”

刘桂兰有些愤怒地道:“他们已经挑拨老太太将咱们赶出了纪家,还要再对咱们赶尽杀绝吗!”

“妈!”

纪秋水心烦意乱地道:“我先去公司看看。”

纪峰站起身子,沉声道:“我和你一起去,我毕竟是海洋的二叔,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。”

“我也去!”

刘桂兰站起身子,然后恶狠狠地瞪了陈天龙一眼,道:“你这个废物,好好在家带好孩子,就别去添乱了!”

说完,刘桂兰和纪峰,快步追了出去,跟着纪秋水一起去了公司。

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,陈天龙的眼睛微微眯起,眼中掠过一抹寒芒。

有人欺负他老婆,陈天龙怎么可能不去?

他抱起小妞妞,也跟着离开了家。

只是在出门的那一刻,他掏出手机,拨通一个号码。

“狼牙,秋水公司的事儿,你来解决。”

这次退役,威震天下的龙魂军团十三太保,除了必须戍守边疆的八个人,另外五个都跟着陈天龙回来了。

狼牙便是其中之一。

这五人在边境立下了赫赫战功,每一位回到都市,上头都允给了他们一个举足轻重的身份。

狼牙的身份,便是新任江南市商人协会会长,也就是江南市商人们的头儿。

他来解决,再合适不过。

至于陈天龙那更为恐怖的身份……

杀鸡焉用宰牛刀?

……

富阳路。

秋水广告有限公司。

大厅。

纪秋水三人前脚刚到,陈天龙带着小妞妞后脚就赶来了。

看到陈天龙,刘桂兰顿时怒火中烧,但眼下公司的生死存亡更为重要,所以她冷哼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