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忽如其来的一幕,惊呆了屋内所有人。

作为东道主,李文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心虚地迎了上去。

领头的是一位身材魁梧,端正国字脸的寸头壮汉,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。

“各位朋友……是来喝喜酒的?!”

李文浩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,咽了咽唾沫,试探性地问道。

“砰!”

壮汉没有回答,直接抬脚将他踹飞了出去!

场间众人顿时哗然。

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,老子是来教训你的!”

壮汉冷哼一声,接着便抬起右手。

潮水般的黑衣人顿时动了!

其中一部分人将屋内所有关于订婚仪式的摆设都给砸得稀巴烂!

另一部分人,则围向了傻眼儿的混混们。

眨眼间,酒店大厅一片狼藉,哪里还有半点订婚的样子?

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混混们,更是死狗般瘫在了地上,痛苦呻吟。

陈天龙的危机,瞬间化解得无影无踪。

这忽如其来的一幕,也令纪秋水一家瞪起了眼睛。

这李文浩……到底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?!

“咱们走吧。”

直到陈天龙拉起纪秋水的小手,纪秋水才回过神来,怔怔地点了点头,下意识地跟着陈天龙一起离开了酒店。

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场景,纪秋水的脸色尽是错愕和茫然。

虽然她对陈天龙还抱有怨气,但她更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
而随着陈天龙二人离开,纪峰和刘桂兰也皱了皱眉,一脸晦气。

“李文浩什么情况?他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?!”

纪峰皱眉道:“这订婚宴看样子是办不下去了,唉,咱们先回去吧!”

“哼!”

望着陈天龙背影,刘桂兰怨毒地道:“就算我女儿嫁不了李文浩,我也决不允许她嫁给这个废物!”

虽然黑衣人们出现得很及时,但纪峰和刘桂兰,绝不可能将他们和陈天龙这个流浪汉联想到一起。

……

当陈天龙离开酒店的时候,酒店外面的大阵仗已经散去了。

陈天龙坐着纪秋水的宝马X1,回到了她暂时的住所。

自从纪秋水未婚先孕,成了纪家的耻辱,纪家老太君就将她一家赶出了纪家。

现在纪秋水和父母住在比较偏僻的铭城小区。

“秋水!你怎么将这个废物也带回来了?”

纪秋水前脚刚开门,刘桂兰和纪峰没一会儿就跟了回来。

刘桂兰坐到沙发上,斜了陈天龙一眼,冷笑起来。

“怎么,在外面混不下去了,想回来吃软饭?门都没有!”

“妈!”

纪秋水愁容更甚,满是哀怨的语气叹道:“他毕竟是妞妞的父亲,您难道希望妞妞在单亲家庭长大?”

“哼!他养得起妞妞吗?”

刘桂兰冷笑一声,冲着陈天龙问道:“你有车吗?有房产吗?”

陈天龙顿了顿,道:“没有。”

他的确没有车,但却能将价值上亿的战机开出花儿来。

他的确没有房产,但他这几年积累的赫赫战功,足以让他实现财务自由……

闻言,纪峰和刘桂兰均冷笑出声。

“什么都没有!穷光蛋一个,还说你不是来吃软饭的?!”

刘桂兰呵斥道:“别以为李文浩得罪了大人物,订婚宴办不成,你就能当我女婿!追我女儿的人,海了去了!”

“妈!”

这时,纪秋水从里屋走出来,焦急地道:“妞妞怎么没在家啊?”

刘桂兰哼道:“我把她送纪家去了,今天是你和李文浩订婚的日子,总不能带着你和其他男人的孩子去参加吧?”

“妈!”

纪秋水登时皱眉道:“家里人一直不喜欢妞妞,您将她送去纪家,就不怕妞妞受欺负吗?”

说着,纪秋水急忙拿起车钥匙,快速冲出门去。

陈天龙也拧起眉头,快步跟了上去。

这次回来,除了要弥补纪秋水,陈天龙还想看看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女儿。

保家卫国是男人的天职。

他已经做到了卫国,也是时候保家了。

出门之后,陈天龙从纪秋水手中拿过车钥匙,眼中仿佛有星辰在爆炸。

女儿,老婆,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们!

我保证!

……

纪家别墅。

大厅。

“你别揪了,好痛呀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