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“陈天龙,爸妈以死相逼,让我改嫁!”

“咱们的孩子被人骂没爹的野种!”

“五年了,你再不回来……我真的撑不下去了……”

一条充斥绝望情绪的短信,传送到了尸骨成山的华国西南边境。

这一天,无敌于天下的龙魂军团首领陈天龙,退役。

数十万将士,肃立行礼长达三分钟。

同一天,数小时后,一架国内最顶尖的直升飞机,在三架白色直升机的伴飞下,迎着无数路人震惊的目光,缓缓降落在江南市隆安大酒店外的巨型广场上。

街道两侧,数百名统一着装,步伐整齐的黑衣人如天降神兵般,迅速封锁现场,两侧戒严。

酒店门口拉着一张条幅:恭贺纪秋水小姐与李文浩先生订婚快乐!

陈天龙眯起眼睛,杀气瞬间盎然。

五年前,他来江南市执行任务,虽然手刃了逃亡至此的西南第一毒王,自己却也落得重伤,流落街头。

是纪家小姐纪秋水救了他。

养伤期间,二人生出情愫,虽然没有夫妻之名,但却有了夫妻之实。

西南边境告急,陈天龙养好伤便匆匆离开了。

纪秋水说过会等他回来。

如今,他终于回来了。

陈天龙走进酒店后,前来道贺的客人们,正嗑着瓜子唏嘘闲聊着。

“纪秋水真是个可怜人。”

“五年前被一个受伤的流浪汉玷污,还生了个野种,从此沦为纪家的耻辱!”

“她爸实在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语,逼着她嫁给李文浩这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!”

“为了不嫁人,纪小姐已经绝食两天了……”

嘈杂的议论声,令陈天龙的眼睛缓缓眯起。

五年了。

那个身形单薄的善良女人,背负了太多委屈,也承受了太多羞辱!

这一切,该结束了。

他忽然大踏步走上高台,一把将司仪手中的话筒夺了过来。

“喂,你干嘛!”

司仪勃然大怒。

陈天龙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,司仪顿时咽了口唾沫,闭上了嘴巴。

仅仅一个眼神,便让他脚底板冒出一股凉气,头皮发麻。

“诸位。”

陈天龙拿过话筒后,环顾四下,冷冷地道:

“今天这场订婚宴,不过是小丑的闹剧!”

“纪秋水是我的女人,都散了吧!”

哗!

此言一出,好似一枚重磅炸弹,装修奢华的酒店内一片哗然!

“纪秋水是他的女人?!”

“这家伙是谁啊?!”

“他……该不会就是五年前那个玷污了纪小姐的流浪汉吧?”

随着陈天龙的声音充斥整个酒店一楼,很快,一个满脸泪痕的精致女人,便从后台化妆间里冲了出来。

看到她,陈天龙心头一颤。

时尚白色女士小西装,长腿纤细,身材曼妙。

肌肤胜雪的她俏脸苍白,五官精致得挑不出半点儿瑕疵。

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漂亮明艳,就像忽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天女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她的眼眶哭红了,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。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