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把她带回去。”

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
司沉这个冤大头,当场楞住了。

他指了指自己,不可置信的瞪着那两个人:“你们两个真的够了啊,凭什么要我来啊?人是你们打晕的吧,关我什么事啊。”

顾洛栖刚要解释,薄锦砚就开口打断他的话:“让你带你就带,少废话。”

“……”顾洛栖无语了。

司沉更加无语了。

他看了眼顾洛栖,眼神里透露的信息十分清晰明了:你的男朋友,你确定不管管吗?

顾洛栖耸了耸肩膀,一脸无可奈何。

“……行行行。”司沉走了过去,把人抱了起来,无奈的吐槽道:“你们两个还真不愧是一对。”

顾洛栖等他们离开了。

她才转身,看向了薄锦砚。

“你知道了什么?”

薄锦砚扯了下唇:“没什么,该知道的,她也不会明说的。”

“也是。”顾洛栖放心了下来:“她的确不敢多说的。”

毕竟,她还担心自己被毒死了。

顾洛栖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的道:“我的确是没算到,她居然会有胆子来找你。不过也是已经走投无路了,她总要给自己开辟一条新的道路出来。”

也算是有本事了。

找到薄锦砚,让他过来,又让他来阻止自己。

“即便这样,你还不打算解释吗?”薄锦砚也有些无可奈何。

顾洛栖沉默了下,说:“你要是想知道的话,刚才就应该答应保她,然后,她肯定会把什么事都说出来的。”

“这样你也省得从我这边问话。”顿了顿他又笑了出来说:“而且我说的未必是实话,但是她为了求自保,告诉你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。”

说完顾洛栖冲他机灵的笑了一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