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天极没劝阻南昭雪。

反正他也不高兴。

宋小姐低声道:“王爷,王妃,民女实在是无路可走,担心连累家姐,又担心让父母为难……”

南昭雪问:“那你想进王府吗?”

“回王妃,”宋小姐又叩头,“民女不想。”

她说得毫不犹豫,干脆利索。

“既然如此,”南昭雪也干脆,“本王妃就给你一条生路。”

宋小姐大喜:“求王妃指点。”

“你可识字?”

“识字,民女还会记帐,现在家里的事务都是民女在管。”

“很好,”南昭雪有点小意外,“那你可愿意离开京城?”

宋小姐一愣,犹豫片刻之后回答:“民女愿意。

只是……能不能过几天?想与父母过完上元节。”

南昭雪点头:“不急,开春再走也可以。

如果你愿意,今日回去之后,先不要对父母说起,对任何人都不要说。

时候到了,本王妃自会提前两天通知你,让你与家人道别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也不问问,要让你去哪里?”

“回王妃,只要这件事能圆满解决,让家姐在宫中安宁,父母康健,民女去哪里都不怕。”

南昭雪眼中闪过赞赏,这姑娘看着小小的,倒是有股子坚强的韧劲儿。

这种劲儿,让她也想到一个人。

宋小姐先行离开,来时浑身紧绷,去时一身轻松。

南昭雪和封天极没急着走,留下喝了盏茶。

“这小姑娘倒是挺勇敢,脑子也清楚,不像其它人,一心想攀富贵,”南昭雪抿一口茶,“王爷怎么看?”

“如果她是为了进王府而来,你会如何?”封天极问。

南昭雪似笑非笑:“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“怎么说?”

“若是她想进王府,那我就有一百种办法让她进不了王府,”南昭雪哼道,“王爷这辈子,是别想再有什么侧妃妾室。”

封天极声音带笑:“我也没未想过。”

“哼。”

封天极握握她的手:“天底下,哪还有比雪儿更好的人?我只要你一个足矣。”

“上天怜我,以前所有的不幸苦难,都在遇见你的时候,用甜蜜幸运统统偿还予我。

这是我最大的福分,我怎么舍得弄丢?”

南昭雪只是和他开个玩笑,听他这么一说,心头发酸。

回握了他的手,一时没有说话。

沉默片刻,封天极问:“你打算把她送到哪里去?”

“乡下庄子上,”南昭雪说出自己的打算,“王爷不觉得她的做事说话风格,很像一个人吗?”

“季婉娘?”

“正是,我想,这姑娘将来一定是一把好手,让她好好和婉娘学学打理庄子,未尝不是好事。”

“这是她的造化,”封天极把玩着她青葱似的手指,“遇上我家娘子,她真是走运。”

京城距离庄子并不远,要是想和家人见面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南昭雪之所以没有透露消息,就是怕节外生枝。

等事情做成,再说不迟。

她还得布个局,让宋小姐假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