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不是,他虽然是霍氏集团的总裁,但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出动官方势力,而且还是日本那边的警力。</p>

他还没有这个本事。</p>

所以,唯一能做这件事的,就是被这个女人彻底惹恼了的人——神家!</p>

这女人,是很聪明,听到了他放出去的消息后,马上就想出了这么一条全面出击的毒计,让舆论来帮她逼宫。</p>

可是,她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就是——</p>

她不该明知道他霍司爵是神家人,却还依然把他塑造成霍延英和箫馥莉的私生子。</p>

神家人能容许这个吗?</p>

当然不能,他们是军门世家,是皇权家族,神英虽然最后和他们决裂了,但是,他的后代,始终都是神家的种!</p>

就算是他们再愿意不承认,那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。</p>

所以,霍司爵一早就打定了主意,坐着看戏就好了。</p>

他就喜欢这种借刀杀人的戏码。</p>

霍司爵喝完了那杯茶,股东们走了,该来找他的人,也来了。</p>

“你果然是箫馥莉的儿子!”</p>

带着满身怒意的神天麟,站在他面前,就像是要活吞了他一样,厉声质问。</p>

霍司爵冷笑一声:“是啊,怎么了?有问题吗?”</p>

神天麟看到他这样的表情,顿时更怒了:“那你为什么不早说?你还杀了我那么多兄弟,你想死是不是?”</p>

看看,这就是神家对他的态度。</p>

听说,当年他父亲神英在神家的时候,是军门世子,唯一继承将军爵位的人。</p>

而眼前这个人的父亲呢,不过是一个旁支罢了,可现在,他却敢对他这么嚣张,一开口就是问他想不想死?</p>

霍司爵笑了,深邃完美的五官,在那一片淡淡的烟雾里,看起来都有点不太真实。</p>

“怎么?我想死,你便要杀吗?”</p>

“……”</p>

神天麟立刻堵在了那里。</p>

但是,从他恨到满眼凶光和仇恨的样子,不难猜出,他确实就是有这个意思。</p>

“所以你不想死的话,最好就乖乖听话,带上你妈的尸体,跟我们一起回神家。”</p>

“我妈?”</p>

霍司爵又是冷笑一声,“你现在都已经知道我就是我妈的儿子了,还要我妈的遗体干什么?怎么?回去给你们家那个老头子鞭尸泄恨吗?”</p>

“霍司爵!!”</p>

神天麟终于失控了,他当场拔出了手枪,对准了霍司爵的脑袋。</p>

“我告诉你霍司爵,既然我们神家还能让我出来带你回去,那就是你还有活命的机会,如果你不识抬举,别怪劳资真的在这里结果了你!”</p>

他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。</p>

还真是恩赐啊。</p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