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</p>

神宗御这才“咚”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:“好,那一个星期后,我回来,带着兵亲自操练他!”</p>

然后,他就起身就走了。</p>

温栩栩:“……”</p>

操练?</p>

什么……是操练?</p>

她呆呆的看着,好久竟是没有没听明白这句话。</p>

直到后面,看到人终于走了后,霍司爵过来了,看着这茶几上冒着热气的茶杯和茶水,他怒不可遏下,终于伸手把它全给掀了!</p>

“哗啦——”</p>

霎时,所有的东西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大声响。</p>

温栩栩惊呆了,好长好长时间,看着这一地的狼藉,她坐在那都是蒙的,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。</p>

“霍先生,你在干什么呢?”</p>

“我在干什么?你还好意思在问我在干什么?那你又在干什么?你在为我求情吗?怕他杀了我,所以跟个奴才伺候他吗?”</p>

他坐在轮椅里,一个字一个字就像是彻底发狂的野兽尖锐着问。</p>

温栩栩张了张嘴。</p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