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其实我也懂。”宋清睿说,“像我们这样的人,从小生活在金字塔上,自生来便是身边一堆讨好、阿谀奉承的人,不过我一直觉得,人生而平等。”

“是吗,我不这么认为。”季子渊态度慵懒而散漫。

“季总,太过自傲并不是个好现象。”宋清睿善意的提醒。

季子渊轻声一笑,显然并不认同。

......

一场酣畅淋漓的羽毛球赛后。

阮颜去了趟洗手间洗脸。

周明礼也从另一边的男厕出来,洗手。

两人都低着头,他轻声一笑,“好久没跟你这样打球了,不过你以前的球技可没现在好。”

阮颜头也不抬,“你是不是故意来这的。”

“偶然,清睿说她老婆有个不错的朋友单身,想介绍给我,我一猜就是你。”周明礼低声道,“这不挺好,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碰面了。”

阮颜抬头看着他,“跟我走的太近并不好,我是活在聚光灯下的人,你前途光明,跟娱乐圈走的太近,对你前途会有影响。”

“潇潇,”周明礼轻声一叹,“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人弄的遍体鳞伤,而我却只能一直在暗处看着你。”

那两个字让阮颜浑身轻轻一颤。

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人这样叫自己了。

而这个世界上,只有周明礼知道她的真实身份。

“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。”阮颜垂眸,“要不是你,我根本找不到那帮优秀的手下,很多事我也没办法做到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